中文

FULL GROWN

 

优雅地与大自然合作

A freshly harvested grown Willow Chair

A freshly harvested grown willow chair欢迎

我们正在开发一种优雅而简单的艺术形式,它可以释放氧气,吸收二氧化碳,而它的副产品可以滋养鸟类、蜜蜂和其他野生动物。

每件作品都表达出耐心雕琢的精神和与自然的合作,代表着把树木当作打印机和原材料的天然3D打印。

我们的愿景始于令人愉悦、独具一格且触手可及的产品。与历经数年由手工制作的精酿葡萄酒和威士忌一样,这些产品魅力非凡。最终这种愿景可能会改变我们对周围物体的思考方式。

“我从未坐在一张感觉到如此有生命力的椅子上! Full Grown表明,未来属于生物制造而不是生产制造,重点是耐心而不是制造。”

Lisa White,法国,圣埃蒂安,国际设计双年展,首席策展人。

图片顶部:我们“家具森林”中正在生长的一排椅子。

The Grown Chairs

Three Grown Chairs

图片底部:从左到右,The Dietel、The Edwardes以及The Gatti的原型椅。

我们是谁?

Full Grown把树木种植成我们每天使用的物品的形状。而且我们不是唯一使用这种方法的人。

•数千年来,中国人一直在种植由树根长成的椅子。
•古希腊人从树上种出凳子。

 

 

•最近,John “Dammit” Krubsack在1907年种植了“长出来的椅子”,并在1915年加州旧金山世界博览会上首次亮相展出。

 

 

 

 

 

•Becky Northey和Peter Cook一直在种植椅子,并撰写了一部种植家具的指南手册。

•家具设计讲师Chris Cattle一直在英国种植凳子。
•奥地利的Sesselbaumpark也在收割椅子。
•研究活体植物建筑的Ferdinand Ludwig正在德国种植建筑物。

图片左上方 — 由树根制成的中式扶手椅。— 清朝,18世纪。
图片中上方 — John “Dammit” Krubsack在他“长出来的椅子”上。 — 20世纪。
图片右上方 — Alice Munro和Gavin Munro在2018年米兰国际家具展上展出作品。
图片底部 — Chris(左)和Ed(右)在“家具森林”中照料我们的作物。

Full Grown的核心成员:

 

Alice Munro — Alice曾涉足不同的业务领域,包括其在中国广西的教师培训学院的两年工作。除英语教学外,她还参与了提高环境意识的工作。

Gavin Munro — Gavin在英国接受培训,成为家具设计师,他是项目背后的设计师和梦想家。他曾在美国的生态建筑行业工作,也曾在英国当过厨师、园丁和网页设计师。

 

 

Ed Lound — Ed是一位接受过专业训练的犯罪学家,但他对项目的热情和天赋让他成为了我们当中资历最深的员工。作为我们的现场经理,他为种植现场带来了幽默感和动听的音乐。

Chris Robinson — 从切斯特菲尔德艺术学院的学习开始,他就是Gavin的朋友。凭借他的新设计和精湛的摄影技术,他为团队带来了敏锐的眼光。

 

无论在国内,还是国际上,我们都获得了广泛的支持,也得到了英国国际贸易部的巨大鼓励。

我们种植什么?

通过联合各种古老的技术,如剪枝、嫁接、架修绿篱和树篱铺设,我们直接把树种成我们需要的形状。

在我们的家具森林中,我们鼓励野生动物来帮助我们清理害虫、稳定氮水平和提供多样化的栖息地。

我们正在开发一套有组织的生态系统,能够吸收碳,而它释放的恰恰是艺术和家具……

我们正在种植各式各样的椅子、灯具、桌子和其他艺术品。

图片顶部 — 我们“家具森林”中正在生长的扶手椅的倒像。

图片底部 — 2018年刚收割不久的Gatti原型椅。

这把柳椅从2012年开始生长,直到成型,一共花去6年多的时间。

我们种植什么?

图片顶部 — “家具森林”中正在生长的方形吊灯 — 2017年。
图片底部 — 在美丽的现代住宅中,一盏已经被收割且完工的方形吊灯。

“我们对你们的珍宝非常非常满意!!!” — 瑞士苏黎世,Briggitte Maurer

“我非常欣赏这盏前几天送达的灯。真是一件艺术品!很令人愉悦,我想感谢你们给我这件美丽的艺术品,它将会一直带给我快乐! — 法国巴黎,Edwina Fleming

从何时开始?

我们从2006年开始种植家具。种植一把椅子需要7至9年的时间,我们预计于2022年和2023年期间进行第一把主要椅子的收割。

我们的故事中有不少亮点,包括:

2006年 — 我们的第一批实验开始。
2009年 — 大面积种植。
2012年 — 公司正式成立
2014年 — 我们的第一件作品被苏格兰国家博物馆永久收藏。
2015年 — 国际媒体开始关注我们。
2017年 — 在罗马的欧洲设计学院发表主旨演讲。
2019年 — 在圣埃蒂安设计双年展和北京园艺博览会上展出。

我们在2015年收割了第一批吊灯,而且已经交付给来自世界各地的客户。欧洲和美国的博物馆及收藏品中都有一些我们的原型椅。

图片顶部 — 从我们第一个实验区收割的三件早期样品。
图片底部 — 苏格兰国家博物馆馆长Stephen Jackson和第一把原型椅的合照 — 从2008年到2012年,柳木种植出来的Vaila椅(摄影:Neil Hanna,苏格兰国家博物馆)

我们在哪里?

在英国美丽的峰区里,有一个多风的山坡,我们就在山坡上的一小块地里种植我们的椅子、桌子和灯。我们的目标是有一天拥有自己的农场,在那里种植家具,并培训其他人使用我们的方法。

我们认为可以在全世界、甚至在超越这个世界的空间实现这个愿望。我们不断展开研究,而且寻求与国际企业和机构的合作关系。

图片顶部 — “家具森林”鸟瞰图。

我们的目的是什么?

从长远来看,目前生产家具的方式是不可持续的。单种栽培树木,之后用巨大的机器进行条带式收割,而且在生产过程的每个阶段,还需要资源密集型的窑干设施、锯木厂和特定的机械设备。

相比之下,我们的方法更具有可持续性 — 早期的估算表明,我们椅子的碳足迹约为传统家具制造的1/4。我们不断改进的生产方法意味着,我们的碳足迹还有可能变得更低、甚至实现碳负性。

在快速消失的自然世界中,我们的家具森林也为迫切需要的野生动物提供栖息地 — 我们认为,人类所需的日用品的生产可以用美观和资源节约的方式与大自然相结合。

我们如何实现?

我们使用的是古老的剪枝和嫁接技术,并结合已使用数千年的架修绿篱、编织和树篱铺设的方法。我们用模型对树进行塑形,让其慢慢长成我们设计的样子。

我们与树合作,了解每种树和每棵树实现最佳生长的条件 — 一株健康、充满活力的树能长成我们想要的形状。

保持土壤的最佳条件也至关重要。为此,我们通过用腐叶覆盖土壤、添加野花和其他植物来为我们的传粉动物和鸟类朋友提供更多的氮和栖息地。我们与大自然合作越多,我们的树木就会越健康。

图片左上方 — 成品扶手椅的插图。椅子由Full Grown设计。插图由Geoff Diego Litherland绘制。

图片左中部 — 椅子成长的各个阶段。第一年、第二年、第三年、第四年、第五年、第六年 — 最后成熟的阶段。

评价

“这不仅仅是一件家具,而是人类技艺与大自然母亲的结合。我觉得我感受到了大自然的爱抚……这是值得等待的一种体验。作为一名园艺工人,我知道坐在什么上面:那代表着时间、技艺和独特性的东西。”
英国BBC1频道“第一秀”节目上,园艺师、讲师和节目主持人Christine Walkden的评价

“有时你会看到一件收藏品,让你觉得世界有了希望。 Full Grown就拥有这样的藏品。它们是通过对自然的深深爱意和了解制作而成,是世界的资产。”
Nicole Uniquole,米兰家具展荷兰馆策展人

Diary

A small boy with a metal frame attached to his head

Louis Vuitton and Arts With The Disabled

Many thanks to Louis Vuitton for our inclusion in their amazing Louis 200 project to celebrate the eponymous man’s 200th birthday and for giving each of the 200 visionaries the opportuni...read more

SEE ALL POSTS